联系我们

东莞市鸿正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宝屯工业区金丰昌路19号
联系人:廖小姐
电话:086-0769-85990912
传真:086-0769-81331716

鞋业OEM迁移产能背后
 
      东莞高埗镇东江河畔稍潭工业区,裕元鞋厂三片青白相间的厂房错落耸立,全世界最大的耐克等品牌鞋代工基地多年来成为这里的名片。
       在经历了4月中下旬那场因社保纠纷而起的长达近半月的工潮事件后,一些长期以来累积的难题正在考验着裕元工业,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制鞋OEM巨头身上,折射出中国多数制造业面临的普遍困境。人口红利渐行渐远,随着原材料、劳动力和能源等成本不断攀升,制造业的经营变得日益艰难,利润空间也变得十分微薄。
  人工成本难题
  从1988年一个只有几十个人的小工厂到全球约有41万员工,东莞高埗成为运动鞋代工巨头裕元工业的核心生产基地,仅在高埗镇的员工近五万人。
  目前,裕元工业在高埗镇有三个厂区,分别是在东江河畔稍潭工业区的老三厂、新三厂和制一鞋厂,在上江城的六厂、七厂和八厂,以及在低涌的宝元C栋。其中,老三厂是代工耐克的品牌,员工有一万多人。制一鞋厂、六厂和七厂则是做阿迪达斯的,八厂做的是所罗门的品牌。而低涌宝元C栋专门做爱世克斯(ASICS)。此外,裕元工业还在东莞黄江、中山、珠海等地有生产基地,目前在中国内地总共有182条生产线,16万员工。
  5月是南方多雨的季节。5月中旬,记者到东莞裕元鞋厂走访。中午12时,在老三厂的门口,下班午休的员工们鱼贯而出,其中大多数是30-40岁左右的女工。据了解,裕元的女性员工占了70%左右。
  有工人告诉记者,此前罢工风潮的起因是员工发现裕元并没有按照劳动法的相关要求为工人购买足额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据报道,东莞裕元鞋厂工人的平均工资水平在2700-3000元,但公司却是按照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水平1310元缴纳社保的,而且仅仅为员工购买了工伤保险,并没有购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工潮从4月14日开始,在当地政府出面斡旋的情况下,当月28日得到全面平息。
  4月27日,裕元工业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向高埗鞋厂现有的45000名员工额外支付每人每月230元人民币的生活津贴费。仅这一项将增加开支3100万美元。此外,裕元称工潮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700万美元。多名工人告诉记者,230元生活津贴从本月开始发放,工厂方面也表示未来会按照员工的实际工资缴纳社保。
  对净利润率只有5.7%的裕元工业而言,“调整员工福利对集团财务造成重大的不利影响”。2013年度裕元营业总收入75.83亿美元,较上年度增加4.1%,但净利润却减少7.1%,只有4.348亿美元。若将230元每月生活补贴普惠到公司在整个中国的16万生产工人,仅此一项就达1.1亿美元,相当于蚕食掉2013年25%的利润。
  尽管裕元在公告的信息里面并未提及社保信息,但工潮之后人工成本的进一步上升却难以避免。近日裕元位于东莞黄江工业区的大规模招聘普工的广告已经显示,新入职的工人将获得医疗及养老保险等福利待遇,每月的工作时间也受到严格限制。
  大客户或调整订单
  持续半月之久的工潮甚至惊动了阿迪达斯、耐克等上游客户。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德国体育用品公司阿迪达斯正在重新分配中国区供应商的订单量,减少裕元工厂劳资纠纷对其运动鞋供应的影响。
  而据路透社报道,耐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克·帕克(Mark Parker)在波士顿参加波士顿大学主管人员俱乐部午餐会间隙表示,耐克在供应商工厂发生大规模罢工后,正考虑在中国之内转移生产基地。
  耐克中国的媒体负责人黄小姐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媒体的理解和当时CEO的表达有误。耐克在合作伙伴上有长远合作的考量,但也同时会保证拥有在全球采购的弹性,如果某个供应商有问题出现,可以保持生产不受影响的灵活性。耐克并不会撤离中国的生产基地。而且目前裕元的工厂也已经恢复正常,耐克的影响并不大。
  同时,多名在老三厂做耐克鞋子的员工表示,恢复上班之后,部门的运作也是正常的,并没感觉到订单减少,活儿也不觉得比以前轻松。不过,在老三厂底加部门(负责耐克鞋底加工)的小庄告诉记者,部门多个同事反映,由于罢工事件持续时间比较长,工厂为了不影响客户,把部分订单转移到越南和印尼的工厂。
  尽管近年来裕元试图通过发展自有品牌,开设直营店铺等多元化路径来摆脱对于代工的依赖,但其85%的收入依然来自代工。各代工品牌鞋均有对口的销售部门,但一单业务的流程长达10-12个月。若中途调整订单,对裕元当年营收影响相当明显。作为鞋业代工的最大巨头,裕元工业尽管从耐克们手中承接了相当多的订单,但在强劲的竞争对手面前,裕元在代工利润上难以与耐克们有充分的议价权,耐克自己就称他们在中国市场有着相当多的合作伙伴。
  迁移产能之惑
  在裕元工业披露的制鞋业务直接劳工成本、主要材料成本、生产费用三大块成本构成中,人工成本成为其中增长最快的成本。2012年,一双代工鞋的成本构成中,直接劳工成本占比15.4%,2013年就上升为17.2%。这使得裕元近5年来净利润逐年下滑,在2009年裕元的净利润率为9.2%,随后逐年下滑,到2013年其净利润率降低到了5.7%。
  裕元的投资者关系总监岑先生坦承,金融危机之后,制造业比以前难做很多了,各项成本都大幅上升,企业的经营压力很大。
  记者走访期间,有裕元员工表示,裕元在高埗镇的厂房租约在明年即将到期,经过这次罢工事件,工厂明年可能会迁移到其他地方。
  据悉,从2000年开始,裕元在越南等人工成本更为低廉的越南、印尼等地投资建厂,近年来更是逐步加大了这两地的生产规模扩张,目前,从裕元的鞋业制造产能分布(34%中国,34%越南,31%印尼,1%其他地区)布局中,越南、印尼生产基地已经与中国内地生产基地旗鼓相当。据记者了解,越南、印尼的人工土地成本远低于内地。
  不过,上述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岑先生表示,目前中国还是理想的开厂地点,因为这里基建设施比较好,比如交通方便,供应链比较成熟,员工的素质也比较高。如果是做高端产品,还是喜欢在中国生产。
  深圳一位从事制造业十几年的企业创始人表示,近年来中国劳动成本大幅上升,比东南亚的印尼、越南等高出了很多。因此,对于低附加值的产业比如制衣业等,把工厂迁到劳动力更便宜的东南亚地区是必然的选择,制鞋业也必然遵循这样的产业路径。从制鞋业的历史发展进程看,一开始生产是转到了日本,后来是东南亚四小龙,20年前转移到了中国。而随着中国各种成本的上升,未来肯定是要转到越南等相对落后的地区。
  “对于制鞋行业来说,由于工艺相对复杂,技术难度也高一些,对员工的技能、供应链的要求也高。所以目前中国的制鞋业还是具备一定的优势,没有办法完全迁移出去。按目前的情形来看,虽然可以暂时缓解一下压力,但是一个地方的产业总有一个投资的过程,一旦越南等东南亚地方成熟起来,最终还是会迁移出去的。”上述企业创始人告诉记者。
  事实上,近年来裕元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产能搬迁之举,其在年报中坦承,“2014年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考虑各生产基地的投入成本,而于亚洲各地重新分配生产产能。”目前,裕元还在东莞基地招聘5年以上的熟练技工作为生产干部输送越南、印尼生产基地。